鱼籽堇_游啊游

超级喜欢小甜饼,也喜欢看太太开车
主要喜欢看攻追受(洁癖超强)
其实偷偷告诉你,我是个画手

【周叶】欲之为念02

☞文笔特烂,ooc算我

☞7岁前的小孩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但7岁后便会忘记

☞凡人周泽楷×修仙士叶修

  周家公子今年已过十五,周父便让他尝试管理家中事务,譬如带人上山拜神。此时的周泽楷一撇幼嫩长开了,再加上长年锻炼,身材也是一级棒,令周围的女子每日思念。但令周家担忧的是周泽楷话少。
  虽然担忧但决定该锻炼还是得去,周泽楷接过交代,就上山了。
  他记得上次拜神是七岁未过,周母怕他累着所以次年没带上他了。周泽楷对那段记忆很模糊,以为自己太小记不住就没去理会了。
  庙内那棵树依旧青葱,似乎高了许多,他不知怎么回事,总觉得很熟悉,或许说他想抓住什么,便轻轻抚摸树干,心里一阵失落感。
  “少爷,该进内院了。”一旁的随从提醒他。
  周泽楷被拉出来【自己在干什么啊,不能忘记父亲交代的事】转身进了内院。
  和下人一起将贡品摆好,刚结束仪式,周泽楷眼尖发现贡品中一果子不见了,命人同他一起找,发现神像后面留有早已被吃完的果子核,刚疑惑时身后的下人又惊讶地说:“少爷,又有果子不见了!”
  众人在内院找不到另一个果子,周泽楷觉得不对劲跑出去看到树下那果子核。
  又一阵强烈的熟悉感侵入周泽楷脑里,但周泽楷怎么也想不清楚。
  突然在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问他的名字。
  “周泽楷。”

  周泽楷回到家未把事情告诉父母,倒是昏沉沉的样子令周父周母担忧一把。
  “都和你说了几遍了,泽楷他还小,不要那么快培养他!”
  “唉!我怎么知道这样,那你当初也是认同隔壁那条街的小江那么大就接管家里各种事情啊。”
  周父周母争执不下,问周泽楷怎么样。
  “父亲母亲不必担心。”
  见状,周父周母也不好说什么了,便让他回房休息,叫人在晚饭时叫醒他。
  虽然有锻炼过的身体,但许久没上过山还是消耗一些体力,扛不住倦意睡下去了。

  “小周,小周!”
  “唔”周泽楷许久才睁开眼睛,头沉沉的,刚适应周围的光才发觉这不是自己的床上,自己是躺在一棵树下睡觉的,一棵熟悉的树。这里一片景色令周泽楷不熟悉,他想去找那声音的主人,或许他知道些什么。
  “小周,抬头。”
  周泽楷一抬头,看见树上的青年,头发随意用发带绑着,口中还唑一根草,让人觉得这人闲适。
  “啊,终于看到我了,”青年跳下树,“好久不见,上次忘记介绍了,在下叶修。”

  一时半会儿,名为叶修的青年给周泽楷说明了一下是来报答周家一直以来的贡品才来到周泽楷梦境中。
  “我的?”
  “对,你的梦境。”
  “为什么能来?”
  “因为要报恩啊。”叶修笑着说
  “... ...”
  “怎么,不会相信哥?”叶修有些惊讶,“小周很老实嘛,确实好事上门不靠谱,但没办法,哥已经被派出了,谁叫每年贡品里你们家是最真诚的那家。”
  “丰收。”
  “嗯?你说用丰收报答吗?”
  “嗯。”
  “这个你不用担心,每年都有保佑你们家的地,只是多出来的贡品不能私收。”
  “证明?”
  “什么?”
  “你,土地神?”
  “算是吧,不过证明不成哦,我们规定不能正面暴露自己,还没说报答方式吧,我们决定教你武功,当然是由我带你。”
  “...没用”
  “...真是毫不留情呢,你也可以选择放弃,决定于你。”
  话毕,叶修跳回树上。
  “那么,下次见。”

  “等!”
  “?”
  “上次?”
  “对啊,上次。”叶修笑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重新睁开眼睛,望了望四周确实是自己房间时有些怀疑梦中是否真实。
  随着周泽楷醒来,门外的下人敲门提醒周泽楷吃晚饭。
  “好。”【奇怪的梦】
  【可爱的小周呢】

写在后头:
  好吧。。我觉得自己在写流水账,对话速度太快了吧。。。
  最后还是挣扎求一下题目的评价,是“欲之为念”好,还是“欲为念”好。

评论

热度(4)